當死亡向我逼近時,奇蹟發生了……

2016年3月3日,吃過早飯,我騎著電動車去聚會。當騎到一條狹窄的鄉村公路上時,一輛裝滿磚塊的大貨車正在倒車,因地方太小,我無處可退,就被逼到了一戶人家的院門口(院門兩米多高,上面蓋有三米長的預制板,已伸到公路上)給貨車讓路。因我害怕貨車退過來撞到我頭頂上的預制板,便死死地盯著貨車尾部……

突然,頭頂上掉下一塊磚,砸在了我的頭盔上,我剛要把磚塊拿開,就聽見「轟」的一聲,不知怎麼我已坐在了地上,眼前塵土飛揚,撲面而來。我感到腿一陣鑽心地痛,低頭一看,原來是貨車在往後退時把院門上的一塊預制板掛掉了,又重又長的預制板正好壓在我的小腿上,令我不能動彈絲毫。

貨車仍朝著我在緩緩地後退,按現在的情況來看,如果車子退過來,我首當其衝被車輪碾壓……我不敢去想像那個場面。可我此時已沒有一點避開的可能!

貨車在倒退……車輪離我只有一米多遠,我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兒,我急忙環顧四周,沒有看到一個人,沒有人可以幫我!我用盡全身力氣對司機大聲喊:「不要再退了!後面有人!……」但司機根本沒有聽見我的呼救聲,仍在往後倒……

千鈞一髮之際,我想到了神,趕緊在心裡向神禱告:「神啊,我的命在你的手中掌握,是死是活由你說了算,我把自己完全交給你了。」我一邊禱告,一邊轉過頭,不再去看緩緩後退的車輪。時間一秒、兩秒、三秒地過去……車輪在後退……死亡在逼近……我的心怦怦直跳……突然,我聽到有人邊向這邊跑邊大喊:「不要退了,你撞倒人了。」貨車「嘎吱」一聲停了下來,我轉過頭一看:車輪離我已不到一米遠!

叫停貨車的那幾個路人趕緊過來把壓在我腿上的預制板抬開,我感覺頭暈乎乎的,渾身疼痛,腳也不聽使喚了,我心想:腿可能是殘了……

不一會兒,四周聚攏了二三十個圍觀的人,他們七嘴八舌地議論:「那麼重的預制板砸在腿上,這個人的腿肯定廢了。」「還這麼年輕,以後恐怕就要在輪椅上坐一輩子了!」……聽到他們的議論,我心裡有些害怕:我的腿真的殘了嗎?難道我的後半生真的就要在輪椅上度過嗎?但想到剛才那驚險的一幕,我能死裡逃生,都是神在保守我。於是,我在心裡向神禱告:「神啊,若不是你的保守,我現在已經被貨車碾死了,我的命是你給的,我看到了你的大能,感謝讚美你!神啊,我的雙腿殘與不殘,都在你的手中掌握,就是殘了,我也沒有怨言,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。」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很多,救護車馬上趕來將我送往醫院。

我躺在救護車裡,想到經上說:「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」(詩23:4)「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,萬人仆倒在你右邊,這災卻不得臨近你。」(詩91:7)「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;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,禍患必不臨到你,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。因他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,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。他們要用手托著你,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。」(詩91:9-12)想著這些話,我感到神就在我身邊,神的手在托著我,心裡對神的信心更大了。我在心裡默默地跟神禱告說:「神啊,你時時刻刻都在看顧保守著我,從沒有離開過。今天若不是你的保守我就沒命了。神啊,你就是我堅固的磐石,我一心依靠仰望你,把我的一切都交在你手中,就是我的腿殘廢了,我依然要信你、跟隨你……」

到醫院做了一番檢查後,醫生說:「真是萬幸啊!沒有傷到骨頭,只是被擦傷了。」聽了醫生的話,我在心裡不停地感謝神,都是神的保守才讓我在那樣的險境中,只受了點輕傷!不一會兒,我的腳就能動了,只是有點痛,小腿還是烏黑色的。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,丈夫就把我接回了家。

到家後,不信神的丈夫心有餘悸地對我說:「今天我去醫院的路上,看見一個女人被車撞死了。今天三米長的預制板砸下來,你只受點輕傷,沒有被砸死,倒車離你僅一米遠,你沒有被車碾死,這真是你信的神保守你啊,不然,我現在就沒機會和你說話了!」

藉著這次經歷,我真實體會到,在現實生活中,我們誰也不知道自己哪天會臨到什麼事,遭遇什麼災禍,如果沒有神的保守,我們隨時就有倒斃在災難中的危險。今天當死亡逼近之時,是神救了我,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思念著神的愛,我在神前立下心志,願堅決信神跟隨神走到底,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對我的愛!感謝神,一切榮耀歸給神!

 追求

推薦閱讀

【人生感悟】經歷磨難,是為了美麗的綻放... 寒冬歲末,凜冽的北風猶如刀割般掠過冰冷的大地。舉目望去,雪花紛飛,一片銀裝素裹,唯有幾瓣耀眼的梅花分外引人注目。沒有牡丹的雍容華貴,不似百合的氣質斐然,也沒有玫瑰的浪漫嬌艷,但在百花凋零的寒冬裡,與很多木本耐寒植物相比,在為數不多的草本耐寒植物中,梅花的美麗綻放,展示著它生命頑強的意志,成為自古以來...
【人生感悟】抖落泥土,拾級而上 一個農夫有一匹老騾,一天老騾不小心跌入深井。由於井很深,農夫覺得已經無法將老騾救出,決定放棄老騾,但又不忍心看到老騾在深井裡掙扎,於是決定用泥土將老騾掩埋在深井裡。當農夫一鏟一鏟地將泥土鏟進深井時,老騾就順勢抖落背上的泥土,並踩著泥土往上爬升。老騾不停地抖落泥土,最後因著老騾的堅持,使原本要掩埋老騾..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fourteen + 12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