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督徒靈修-只有信基督才能認識天上的神

怎麼認識基督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,這是個很關鍵的問題。基督的實質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,那你在基督的話語中怎麼經歷神的話、怎麼認識神的話能達到讓你心裡真正看見基督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?現在我們都在信基督,也就是信實際的神,基督因為是神道成肉身,所以基督就是實際的神,這位實際的神,他所有的、他所是的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,雖然外表上神成為肉身是普普通通一個人,但是他的生命實質卻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。你們說我們信這樣一位實際的神與信天上的神有什麼區別?是信基督有意義還是信天上的神有意義?基督有一個肉身的外貌,有正常的人性,不像天上的神、不像神的靈那樣有權柄,特別有能力,人信實際的神從外表上看就是信一個人,從外表上看實際的神跟天上的神那是天地之差,如果是天上的神那可太全能了,天上的神主宰萬有,一句話能改變一切,一句話能讓天地巨變,實際的神卻沒有天上的神那麼大的能力,所以,信實際的神的人就很少,信天上的神的人特別多。人都仰望天上的神的能力、權柄,都覺得越是看不見的神越有全能,越是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像普通的肉身一樣的神,那就沒有什麼全能了。人都是按著人的觀念、想像來選擇信神。其實,人信神不應該在乎神外表上多全能、多偉大,而應該在乎信神能夠得著什麼、能夠達到什麼果效,這是最關鍵的。今天我們這班人是信實際的神,現在我們都知道了神為什麼來作工、神來作什麼工作、人信神該得的是什麼,知道了人該得的就是真理、就是蒙拯救。如果人該得的是蒙拯救,該得著的是真理,那人信天上渺茫的神能得著這些嗎?就得不著。但信基督就正好得著了,因為基督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,他所有的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,除了真理、道路、生命其他的他沒有,他也不作,他所有的、他所是的正好是敗壞人類該得著的,所以,我們信實際的神正合適,這才完全合神的心意。

現在我們經歷了實際神的作工,都在接受神的審判刑罰,接受神的修理對付以及各種試煉熬煉,那我們對基督有了一個什麼樣的認識呢?基督所發表的一切真理正好就是神靈的直接發表,正好就是天上之神的發表,是天上之神穿上一個肉身來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間。敗壞人類所需要的就是蒙拯救,所需要的就是真理,神道成的肉身把敗壞人類所需要的都帶來了,道成肉身所帶來的是神的拯救,是神的愛,也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。我們越經歷基督的作工,就越認識到天上之神的性情,越認識到天上之神的所有所是,越認識到天上之神的全能、智慧;天上之神的所有所是完全是藉著基督發表出來的,只有信基督才能真正認識神的所有所是,才能真正認識造物主的性情。所以說,我們信基督完全是在信天上的神,因為他是天上的神的發表,只有信基督的人才能真正認識天上的神,如果不信基督就不能達到認識天上的神,這就是認識基督的意義。基督是實際的神,他裡面有神的實質,有神的所有所是,他所帶來的是神的一步作工,他所發表的正是敗壞人類所需要的真理、道路、生命。我們在經歷神的作工中,起碼都看見了神的以公義為主的性情、神的不容人觸犯的性情,看見了神的聖潔,看見了神的全能,看見了神的智慧,這些就是對神的真實認識;當我們對神有了這些認識的時候,我們就真正看見了基督的的確確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。我們經歷了基督的審判刑罰以後,對基督的性情有了真實的認識,認識到神的性情是公義、是威嚴、是烈怒,有了這個真實的認識,我們就從基督得著了一個真理——神的性情是公義的;如果我們沒有經歷神的作工,沒有經歷神的審判刑罰,就認識不到神的性情是公義的。

推薦閱讀

與神保持正常關係,你需要做到這三點... 我們可能都有過這樣的經歷:一段時間我們感覺靈裡的光景很好,跟神的關係特別近,不管是禱讀神的話,還是聚會、侍奉都挺積極,對神也有信心。但是這樣的情形維持不了多久,不知不覺就遠離神了,禱告摸不著神,對神的話也不渴慕,活在消極軟弱的情形中,感覺不到主的同在。可是一段時間後,這種不正常的情形不知不覺又扭轉過...
注重聽神的聲音,對我們迎接主的再來太关键了... 有一篇文章叫《檢查蛤蜊》,講述的是主人公很喜歡吃蛤蜊,一天,他的媽媽買回了一大袋蛤蜊,他為了能吃上美味的蛤蜊,於是他拿出一個蛤蜊作為標準,然後把其他蛤蜊一個個拿來敲,跟這個蛤蜊相對比。結果,他把蛤蜊全敲了一遍也沒有發現一個好蛤蜊。他告訴了媽媽,他媽媽聽後覺得不太可能,去看時才知道,不是蛤蜊都是壞的,...
主耶穌基督的肉身形象為什麼與普通人一樣?... 每當我看到聖經記載:「他本有神的形像,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;反倒虛己,取了奴僕的形像,成為人的樣式;既有人的樣子,就自己卑微,存心順服,以至於死,且死在十字架上。」(腓2:6-8)我就在心裡琢磨:神那麼至高偉大,來在地上作工拯救人,為什麼不出生在皇宮貴族,取一個高大的形象?而是出生在一個窮木匠的...
【基督徒學習】神的救恩一旦錯失,就追悔莫及!... 曾聽家鄉的老人講過一個國民黨老兵芽子的故事: 芽子早產,出生時像隻小貓似的,吃奶吃到六歲,還是黃皮蠟瘦。娘總摸著他的頭說:「小芽子呀,你要快點長高,長得跟院子裡的大棗樹一樣高!」芽子十四歲時,戰火快燒到他們家鄉了,他娘急得四處託人,總算給他在部隊裡補了個小勤務兵的名字,娘說:「咱們家總要留條根哪!..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six − 6 =